张家泠玘

张起灵死忠粉

君子好逑abo(四国官配,主仲孟)


喜剧,私设在一国,人物直接用剧里名了,大家别纠结,来开开心心谈恋爱啊~







午时二刻,仲堃仪至公孙府,与公孙钤在书房议事,二人产生分歧争论不下,不知不觉间过了申时,公孙便邀他共进晚膳,却之不恭仲堃仪便应下了。

凌光与二子吃罢饭,正饮茶消食,见下人来报
“夫人,老爷让把菜送去书房,要与仲大人一同吃。”
“知道了,让厨子按惯例去做,另备上一壶酒。”
“爹爹,我给父亲他们送去吧,正好我想去厨房要些糕点。”孟章听是仲堃仪来了,不免动了心思想见一见他。
“行,那你去吧。”

孟章回房换了身衣裳,拎着食盒去了。到了书房,孟章趴着门想听听他们在说什么,听了一会儿什么都没听清,便敲了敲推门进去。
“父亲,仲大人。”孟章见了礼,上前去布菜。
“章儿?怎么是你来送。”
“我正好去拿些吃食,爹爹便让我一道带来。”

孟章回到房间,心里还是乱轰轰的。刚刚布菜时,孟章抬眼偷瞄仲堃仪,好似撞上了他的目光,吓的孟章不敢再乱看,老老实实的放下饭菜走了,却感觉有探寻的眼神一直盯着自己。孟章觉得自己一定表现的很慌乱,不知道仲堃仪注意到他没,心中纠结,坐在榻上边吃边想,到该睡了才发现自己一晚上吃了两盘酥点。

夜色深沉,仲堃仪侧卧沉思,虫声透过窗子传入耳中,看着绿纱窗,仲堃仪想起了孟章。孟章一进门,仲堃仪便注意力都在他身上了,一身湖绿条纹长衫,外着碧绿毛边短褂,较之印象里个头高了不少。仲堃仪暗自观察,盯着孟章直到他把饭菜摆好离开,孟章虽还有些娃娃脸,但眉眼已经长开,小巧精致,让仲堃仪只觉得俏丽可人,怎么看都喜欢。想到自己这么多年都没有过这种心情,仲堃仪决定试一试。


翌日,春雅楼

“执兄,久违了。”
执明,均天第一商家之子,传闻执家富可敌国,主家到这代独他一个,可以说是宠上了天。
仲堃仪和执明相识于学宫。当年仲堃仪十八岁离家求学,独自一人跑来京城,在京也无亲戚,所幸学宫包吃住,但剩下的钱也是寥寥,便从不参与玩乐,天资聪颖的他在学宫中大放异彩,却因不善交际,又不肯低头,受到富家子弟排挤。执明虽比仲堃仪小四岁,入学宫却比仲堃仪还早两年,仲堃仪还得叫他一声师兄,执明在众人排挤他的时候,依然去找他聊天,两人渐渐熟了起来,如今也是亲如兄弟。
“堃仪兄,多日不见,气色不错啊。”
“哈哈执兄也是啊,今日邀你来是想商议一件大事。”
“来找我商议大事?你病了?”
“事关你能否娶到媳妇,你说是不是大事。”
“大事,当真大事!但我还是觉得你病了,以往我提起阿离你都是嫌弃我,如今怎么转性要帮我了。”
仲堃仪在心里默默地翻了个白眼,还好意思说,你一提起慕容就没完,左一句阿离真好,右一句阿离最美,一句有用的话都没。
“这个嘛……因为不光关系你的亲事,也关系我的亲事。”
“?!你看上哪家的了?我咋一点风声都没听到了,让我想想啊……京里的坤泽你能看上的有……”
“别猜了,我告诉你,我看上孟章了。”
“孟章啊……啥???阿离他弟?”
“对,所以我来找你商量……怎么样?”
“好好好,有兄弟你帮忙我觉得事一定能成,不过,孟章比你小那么多,真是啧啧……”
“还想不想一起追,我可是有主意了。”
“想想想!说说你什么计划?”
“过几天就元宵节了,我想……,怎么样?”
“好!我正愁怎么约阿离出来呢,你可真是我的好兄弟啊!”





追妻互助小组成立↖(^ω^)↗

评论(2)

热度(37)

  1. 以齐制宾张家泠玘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七只影张家泠玘 转载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