张家泠玘

张起灵死忠粉

君子好逑(四国官配,主仲孟)


喜剧,私设在一国,人物直接用剧里名了,大家别纠结,来开开心心谈恋爱啊~

上周一直考试没更,这次一起更了,大家元旦快乐!




仲堃仪走在一条小道上,四周雾蒙蒙的,他并不知道自己在寻找什么,可心中似有指引般脚步不停。仲堃仪走了一阵,前方出现一凉亭,亭中隐约坐一人影,他心中突然涌出一股迫切的期望,要到那人身边去,要抱住那人。仲堃仪向凉亭走去,越靠近走的越慢,人影逐渐清晰,小小的一个坐在那里,披着墨绿的斗篷,印衬出纤细的身形。仲堃仪从背后抱住那人,下巴压在他脑袋上,两人便静静的抱着。良久,一声“夫君”打断了沉默,仲堃仪松开手,把人转过来面向自己,抬起他的下巴,对上一双灿若星辰的眸子。

早朝的路上,仲堃仪还在愣神,公孙钤见了,不由问道
“仲兄,可是昨日招待不周,没有睡好?”
“昨夜的酒极好,许是我喝多了,早起有些晕。”
“那仲兄再歇一会儿,车还需行一段。”
仲堃仪合眼靠在车壁上,想着昨夜的梦。梦中之人分明就是孟章,可怎么想也不该是孟章,两人见面的次数都数得出来,况且自己从未对他起过这种心思……
记忆中第一次相见,应是四年前。彼时仲堃仪入仕两年多,年前升任了延尉,此次升迁正是公孙钤推举的,仲堃仪也正式拜入公孙门下。
大年初六,仲堃仪前去公孙府上拜年,这便是仲堃仪和孟章的第一次相见。

“公孙兄,恭贺新禧。”
“仲兄,恭贺新禧。”
两人让了座,请过茶,一阵寒暄
“公孙兄,愚弟略备薄礼,还望笑纳。”
“这不妥啊,仲兄”
“诶,公孙兄放心,在下明白的。这只是年前把家里人从天枢接来时,带的一些特产,祖上擅于酿酒,这次也备了几坛。”
“这……”公孙钤还在犹豫,凌光轻轻用手肘撞了他下,公孙会意,不再推脱收下了,这番小动作被仲堃仪尽收眼底,心下一转又说道
“本家酿的酒在我们当地也是略有薄名,听闻公孙兄是天璇人,天璇与天枢相连,可曾听过天枢仲家?此次拿来的是我们自饮酒,如若喜欢只管派人到我府上来取。”
公孙钤道了谢,却让凌光把三子喊出来。不一会儿三人来到前厅,公孙钤挨个跟仲堃仪介绍,一一行了礼,让两个小的回去,把蹇宾留下聊了几句。那时的孟章才十二三吧,仲堃仪也未曾留意其模样,隐约记得穿了件鹅黄色的绣袍,看着很是稚嫩。

第二次相见,是在蹇宾和齐之侃的婚礼上,关于这门亲事,当时在城中可传了不少风言风语。毕竟蹇宾相貌不凡,又出身名门,作为公孙府的大公子,从小被严格要求,才情也是一等一的,虽然性情急躁易怒,但还是追求者众多。蹇宾眼光甚高,这些年来求亲的公子哥都被拒了,最终他却和一不知名的小人物成了亲,这可让大家议论纷纷,从私定终身到欺负老实人,各种版本的猜想纷至沓来。好在顾忌公孙家的颜面,话都是私下说说,没传到公孙钤面前,直到齐之侃当上了北军胡骑校尉,风向才转变为公孙钤慧眼如炬。
芙蓉将绽,煎饼和齐之侃的吉日也快到了。大婚当日,仲堃仪一早便来公孙府凑热闹,公孙和他闲聊了几句又去忙了,凌光也是忙的停不下来,想着仲堃仪这小半年也和蹇宾挺熟的了,便打发他去看看这对新人。鉴于齐之侃父母双亡,吃住本都在公孙府上,迎亲等等步骤都省去了,两人待宾客到齐便直接拜堂,现下应是在各自房中准备。仲堃仪先去找了蹇宾,到了房中却发现没人,问了小厮才知去蹇宾找齐之侃了,仲堃仪不由暗暗扶额,又跑去齐之侃那,刚想敲门就听到蹇宾说,
“小齐你怎么还没换喜服,我来帮你换吧。”
仲堃仪放下手默默转身走了,在府里闲逛了一阵被公孙钤逮到,抓去前面监察礼单。拜完堂闹过洞房,仲堃仪又被嘱咐看着齐之侃,以防他被不服之人套路到,要是今晚齐之侃醉熏熏的进洞房,估计蹇宾能气到炸屋。等齐之侃进了洞房,仲堃仪才闲下来,坐到的没人的桌子边,悠闲的吃点酒菜,吃了两口发觉有人来自己身边坐下,扭头见是一小公子,穿着柳绿色的薄衫,脸颊红润,正一动不动的盯着自己。仲堃仪微微一笑,开口道
“请问公子是?”
“仲大人好,我是公孙家的三公子孟章。”
伴着清脆悦耳的声音,仲堃仪迅速把人上下扫视了一遍,看起来是真的,心中暗自猜想,问道
“小公子有什么事吗?”
“也没什么,就是来看看你。”
“来看我?”仲堃仪不解。
“我告诉你个秘密啊,你自己听完不要外传。”
“好,我保证。”仲堃仪有些好笑的看着眼前这个神秘兮兮的小公子,点头答应他。
“其实……父亲本是想撮合你和大哥的。”
“什么?!”仲堃仪一惊,又一想,难怪自己来公孙府里找他时,总推脱有事,先让蹇宾招待自己,可蹇宾就没给过他好脸色,他俩从一开始就是互相嫌弃。
“我听他们提你好多次了,所以今天来看看你。”
“哦?他们都说我什么了。”
“还能有什么,父亲一直在夸你,说你青年才俊,心怀大志,还性情温和,跟大哥很相配。大哥倒是一直嫌你笑面虎……”
仲堃仪腹诽,好你个蹇宾还说我,你自己天天暴躁的很,一句话不对就甩脸走人,我还没嫌弃你呢,接着就听
“我听的好奇,想来看看你到底是怎样的人。”
“那你现在觉得我如何?”
“就…长的不错?……好像没大哥说的那么不好,也没父亲说的那么好。”
仲堃仪失笑,这孟章真是年龄小,倒天真烂漫挺敢说,公孙兄也没教教,什么都往外说,谁要有心套话都省了。
这第二次相见,孟章也没给仲堃仪留下什么特殊印象,虽长高了些许,但只是个活泼的小孩子罢了。

两人之后的再见,不过是佳节问候,或街上府中偶遇,更无独处之时,虽一年就见个七八面,但孟章也算是仲堃仪看着长起来的。

仲堃仪走上朝堂还在想,怎么做了那样的梦呢。







公孙:本来我家的白菜是想让你拱一颗的,但没让你拱最嫩的那颗!!!


评论(9)

热度(47)

  1. 以齐制宾张家泠玘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七只影张家泠玘 转载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