张家泠玘

张起灵死忠粉

【卜洋】歪打正着

总裁卜 艺人洋
平行世界au,小学生文笔,随便看个乐吧,he





“卧槽,我这张乌鸦嘴还真说中了!”小张匆匆地跑回公寓,把木子洋从床上捞起来,围着他急得团团转。
“怎么了,天塌了?”木子洋慢悠悠的问他。
“新上任那小总裁要包养你!”
“森么?你哪来的消息?”
“王部长亲口说的!今天晚上就要请你吃饭。”
“不是,你仔细说说,可能哪弄错了。”
“今天王部长找卜总去汇报,本来说不再签你了,结果卜总看着你的照片盯了好久,然后就让留下你,这也就算了,还说要请你吃夜宵!正常见面怎么会约吃夜宵啊?”
“嘶……新总裁是什么样的人?”
“我也不清楚,他刚来半个月,我也没见过他,只是听说长的凶,刚上任那天秘书吓得都不敢吱声。”
“你别急……今天晚上我去看看就知道了,我不同意不续约就完了,他也不能强迫我。”
“他好像比你高,你悠着点儿,听说他家背后水深着呢,你别惹急了他再出事。”
“行了行了,晚上你跟我一起去吧,你在外面等我,有事给你发消息。”

夜色渐浓,小张开车到公寓楼下送木子洋赴约,远远就看到一个潇洒的身影,等木子洋走到车边他还意犹未尽,看大模走路真是愉悦。
磨磨蹭蹭开到地,木子洋下了车又被叫住,小张想嘱咐几句,一眼望去,白衬衣牛仔裤还ok,就是扣子……都快解到胃了。
“你注意安全,有事给我发信息,还有把扣子多扣几个!”
“行了行了,我去了,老妈子一样。”

还有15分钟才9点,想着大老板不会早到等他,木子洋耷拉着眼皮,冷着脸进了包厢。没想到被人一把迎上。
“洋哥!”
???
木子洋心里嘀咕谁啊?叫我洋哥?却发现这人比自己还高,有些不爽,抬头一看也吓了一跳。
“小凡?”


两人落了座,木子洋不动声色的打量起卜凡。西装革履的倒比上学时气势足了不少,不过跟自己说话的这个劲还是学弟口气,记得上学时因老师嘱咐带着他走了不少秀,也带进了自己的交际圈,两人还算熟,卜凡会想包养自己?
“小凡,你怎么不直接联系我,让王部长来说,吓我一跳。”
“这不想给洋哥个惊喜。”
“惊喜个头。那就请我吃宵夜啊?这么随便。”
“不是怕你还是在学校的习惯,晚饭随便吃点,好好吃夜宵。”
木子洋问下来觉得应该是王部长会错意了,卜凡就念着是学长帮个忙,便安下心来,给小张发了信息让他先回去。

卜凡早就点好了宵夜,小龙虾、烤串等堆满了桌子,卜凡举起酒杯敬木子洋。
“洋哥,咱俩来走一个。”
“干。”
两人吃过一轮,酒下了几瓶,也回忆完了大学时光,卜凡开了口
“洋哥,我都计划好了,你没火是公司没重视你,有我在,好好规划一下,你想演啥?大不了找编剧自己写,一年之内肯定把你捧出来。”卜凡越说越激动,想着自己和木子洋同乡同校,毕业还选择了一样的道路,进了同一家公司,这是什么缘分啊,一定老天是知道自己求而不得,可怜自己,派洋哥来实现自己的梦想的!“洋哥你放心,你的梦想就是我的梦想,你想怎么干就怎么干,我绝对支持你!”
卜凡说的慷慨激昂,木子洋听的一身冷汗,这话怎么越听越不对劲呢,给自己续约还可以说是帮学长,这让自己想怎样就怎样,还要捧红自己是怎么回事?
“小凡啊,哥哥其实没想红,就是喜欢……”
“我知道,洋哥是向往艺术,我懂!”
木子洋心说你懂个屁,我就是觉得好玩,想了想还是直接问了。
“小凡……你对我这么好是想?”
“洋哥,我就是、就是想支持你,你吃你吃。”卜凡不敢说是为了实现自己的梦想,赶忙把扒好的一碗虾推到木子洋面前,想让他别问了。“反正你受着就是了。”


木子洋沉默的吃着虾,听着卜凡继续说他的想法,完了完了,看样子卜凡是真想包养自己,木子洋想不通他为什么会这样做,是喜欢自己吗?上学的时候卜凡确实经常在自己身边转,也是任劳任怨地帮自己跑了不少腿,干了不少活,像扒虾也是上学时自己仗着学长身份欺压的习惯,难道卜凡从那会就开始心怀不轨了?
不过总裁是卜凡,木子洋也就不怕了,他对卜凡还是了解的,虽然长的凶,但还是单纯善良的小孩,他有把握如果自己不同意,卜凡不会也不敢动他。
行吧,就当玩了。
“行,以后哥哥靠你罩着了。”





【卜洋】歪打正着


总裁卜 演员洋
平行世界au,小学生文笔,随便看个乐吧,he




“木子洋!这部戏你怎么又推了!”
经济人小张气冲冲地打开公寓的门,扫视一圈找到瘫在沙发上的木子洋,急切地对他吼到。
“你看看他给我的什么角色,小混混,这和你洋哥的气质符合吗?”
“你没事跟我撒疯的时候不像小混混吗?不对啊,我明明给你争取的是男三!你干啥了?”
“导演让我晚上去找他,我没去。”
“……行吧,但你合约还有一个月就到期了,你把这部戏推了,除非你能找到金主养你,不然准备找下家吧。”
“这就不劳您费心了,记得晚上回来帮我带个红烧肉,我就不起来了,太麻烦了。”
小张看着木子洋依然不在意的瘫在沙发上,只能恨铁不成钢的瞪了他几眼,出门处理他推掉戏的后续事务。走在路上,小张一边顺气一边安慰自己,不气不气,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。

小张和木子洋共事两年了,从木子洋一来这个公司就是他带着,当初看木子洋履历优异,约签的很松。虽然木子洋是模特出身,但如今的娱乐圈也不是全看演技,小张有信心用木子洋的身材颜值打出一片天地,没成想两年了,还是360线。小张越想越气,觉得自己是皇帝不急太监急,但转念一想,木子洋还真不用急。
两年下来两人称的上是朋友,小张对木子洋也基本了解了,木子洋家境不说是富豪,但也能让他吃喝不愁的当个混日子的富二代,来做演员纯属他个人兴趣,没有必须火的执念,他对剧本就很挑剔。幸而木子洋虽然事事的,但什么角色都愿意挑战,眼光也好,接下的戏都能达到平均水准,只可惜没有一部剧爆了。
网剧那点工资,以木子洋的消费水平,经常还要靠继续做模特,拍杂志挣钱,说不定早不想干了。小张想到现在住的公寓还是木子洋的,真的是自己急啊,住这自己没付房租,就是打扫个卫生,带个饭,木子洋要不续约,自己也没理由住这了,再过一个月可能就流离失所,小张内心落泪,暗自发誓半个月内再给木子洋拉部戏。

半个月过去了,小张觉得自己要完,推广倒是接了两个,可剧还是没有信儿,木子洋这次能不能续约要看运气了。


卜凡最近很后悔,大学毕业后本想着先走几年秀再说,没想到老哥听了直接把家里的娱乐公司给他了,说让帮忙分担一下,还说他可以一边当模特一边当老总。卜凡抗议了很久,最后还是被镇压了,现在他只觉得自己被坑了,公司没多大,事事都要总裁过目,每天都有事根本没时间做回老本行。

“这三个是目前发展比较好的,可以加大投入……”
卜凡头疼的看着艺人部部长,面上还得端住听他汇报工作,心里在哀嚎不想干了啊。
“这五个的合约是本月到期,李世缘,木子洋公司不打算再续约……”
“等一下,把木子洋档案给我。”卜凡听到一个熟悉的名字,不由得精神一振。

“李世缘是前、木子洋的档案?”
“对。”卜凡伸出手, 接过档案就急切的翻到照片,果然是师兄。
木子洋是大学里的风云人物,天赐的完美身材加上极佳的表现力,还大一就走了迪奥的秀,风头无二,是公认的下一个超模。卜凡因条件出众,老师很看好他,入学不久便让木子洋来带他,模特班男模招的少,一般上下两届都搁一块玩,木子洋作为他的直系大学长,天天被老师当别人家孩子念着,一直是他仰慕的师兄。两人还是老乡,在学校可是没少被木子洋照顾,今年年初同学聚会的时候他俩还见过一面,知道木子洋进了娱乐圈,但卜凡从来没想过会是在自家公司,而且师兄这么好的条件竟然没火。


快一分钟了,部长看了看时间,眼见卜凡面无表情的盯着照片,也不知道在想什么,心中打鼓,两人像是认识啊
“卜总?”
“嗯?”

“您看木子洋?”

“留下。”
“不解约吗?他的发展不乐观,短期内看不到收益。”
“续约,他会火的。”
“……好。那我继续,张世缘……”
卜凡听他说着,注意力已经跑偏,好不容易等汇报结束,卜凡赶紧没有异议的全同意了,然后说出了引起轩然大波的一句话。
“给木子洋说一声,晚上9点我请他在西苑饭庄吃夜宵。”



【卜洋】歪打正着

假包养梗
总裁卜×演员洋
两人师兄弟,洋洋要被解约时,凡子新上任,看到档案想起以前的兄弟?情,把他留下,被人力误解给洋洋经纪人说老总要包他,之后的各种乌龙助攻he
大家看吗?

马个设定,日后可能写
民国背景卜凡绿林军收编,黑白通吃
岳岳政界要员之子,留洋归来,人前端庄大气人后又骚又浪
木子洋跟白同门从身,原军师兼管账,张扬傲娇,心软嘴硬,爱好唱戏
灵超是洋有天去听戏捡回去的小旦,爱吃糖的小甜甜


君子好逑abo(四国官配,主仲孟)


喜剧,私设在一国,人物直接用剧里名了,大家别纠结,来开开心心谈恋爱啊~







午时二刻,仲堃仪至公孙府,与公孙钤在书房议事,二人产生分歧争论不下,不知不觉间过了申时,公孙便邀他共进晚膳,却之不恭仲堃仪便应下了。

凌光与二子吃罢饭,正饮茶消食,见下人来报
“夫人,老爷让把菜送去书房,要与仲大人一同吃。”
“知道了,让厨子按惯例去做,另备上一壶酒。”
“爹爹,我给父亲他们送去吧,正好我想去厨房要些糕点。”孟章听是仲堃仪来了,不免动了心思想见一见他。
“行,那你去吧。”

孟章回房换了身衣裳,拎着食盒去了。到了书房,孟章趴着门想听听他们在说什么,听了一会儿什么都没听清,便敲了敲推门进去。
“父亲,仲大人。”孟章见了礼,上前去布菜。
“章儿?怎么是你来送。”
“我正好去拿些吃食,爹爹便让我一道带来。”

孟章回到房间,心里还是乱轰轰的。刚刚布菜时,孟章抬眼偷瞄仲堃仪,好似撞上了他的目光,吓的孟章不敢再乱看,老老实实的放下饭菜走了,却感觉有探寻的眼神一直盯着自己。孟章觉得自己一定表现的很慌乱,不知道仲堃仪注意到他没,心中纠结,坐在榻上边吃边想,到该睡了才发现自己一晚上吃了两盘酥点。

夜色深沉,仲堃仪侧卧沉思,虫声透过窗子传入耳中,看着绿纱窗,仲堃仪想起了孟章。孟章一进门,仲堃仪便注意力都在他身上了,一身湖绿条纹长衫,外着碧绿毛边短褂,较之印象里个头高了不少。仲堃仪暗自观察,盯着孟章直到他把饭菜摆好离开,孟章虽还有些娃娃脸,但眉眼已经长开,小巧精致,让仲堃仪只觉得俏丽可人,怎么看都喜欢。想到自己这么多年都没有过这种心情,仲堃仪决定试一试。


翌日,春雅楼

“执兄,久违了。”
执明,均天第一商家之子,传闻执家富可敌国,主家到这代独他一个,可以说是宠上了天。
仲堃仪和执明相识于学宫。当年仲堃仪十八岁离家求学,独自一人跑来京城,在京也无亲戚,所幸学宫包吃住,但剩下的钱也是寥寥,便从不参与玩乐,天资聪颖的他在学宫中大放异彩,却因不善交际,又不肯低头,受到富家子弟排挤。执明虽比仲堃仪小四岁,入学宫却比仲堃仪还早两年,仲堃仪还得叫他一声师兄,执明在众人排挤他的时候,依然去找他聊天,两人渐渐熟了起来,如今也是亲如兄弟。
“堃仪兄,多日不见,气色不错啊。”
“哈哈执兄也是啊,今日邀你来是想商议一件大事。”
“来找我商议大事?你病了?”
“事关你能否娶到媳妇,你说是不是大事。”
“大事,当真大事!但我还是觉得你病了,以往我提起阿离你都是嫌弃我,如今怎么转性要帮我了。”
仲堃仪在心里默默地翻了个白眼,还好意思说,你一提起慕容就没完,左一句阿离真好,右一句阿离最美,一句有用的话都没。
“这个嘛……因为不光关系你的亲事,也关系我的亲事。”
“?!你看上哪家的了?我咋一点风声都没听到了,让我想想啊……京里的坤泽你能看上的有……”
“别猜了,我告诉你,我看上孟章了。”
“孟章啊……啥???阿离他弟?”
“对,所以我来找你商量……怎么样?”
“好好好,有兄弟你帮忙我觉得事一定能成,不过,孟章比你小那么多,真是啧啧……”
“还想不想一起追,我可是有主意了。”
“想想想!说说你什么计划?”
“过几天就元宵节了,我想……,怎么样?”
“好!我正愁怎么约阿离出来呢,你可真是我的好兄弟啊!”





追妻互助小组成立↖(^ω^)↗

君子好逑abo(四国官配,主仲孟)


喜剧,私设在一国,人物直接用剧里名了,大家别纠结,来开开心心谈恋爱啊~
之前忘了标了,是abo,有不接受的注意避让,感谢(另没肉,放心╮(╯▽╰)╭







下了朝,仲堃仪回到府邸,小憩一会儿,起身思索这延尉该由何人接任,备了几个人选,寻思着再约公孙钤商议一番,便派人去传了话,回报说翌日午后,公孙钤在府上恭候。一闲下来又想起昨夜的梦,仲堃仪不禁头疼起来。

春风徐徐,拂动细嫩的柳枝,孟章托腮坐在桌前,呆呆的望着窗外,脑中又浮现出昨夜猛然靠近的身影,高大俊美的人让他脸红心慌。孟章甩甩脑袋,把人从脑中甩出去,低下头继续看书,盯了半天,还是一个字也没读进去,便自暴自弃的放任自己胡思乱想起来。
当初为了撮合仲堃仪和蹇宾,公孙钤经常在家里提起仲堃仪,与凌光一唱一和的夸他。孟章知道父亲的学识和人品,对于被受他夸耀的仲堃仪也是暗生情愫,婚宴上与他的一番交谈,更是让他好感倍增。
孟章和两个哥哥既是名门之后,又都是坤泽,安全起见,一来是公孙钤自己教,二来也另请了先生教,孟章长这么大,仲堃仪是他少有的接触到的乾元。大哥婚后的那个生辰,自己收到了仲堃仪的贺礼,一枚檀木宣和式琴形书签,附签言听父亲说过自己喜琴,相较其他人的金玉之物,这份体贴更让孟章心潮涌动。

“公子?你要的宣纸买回来了。”
孟章回过神来,看到是自己的侍从苏黎,想着苏黎常与各色人物打交道,便开口试问,
“苏黎,你知道仲堃仪吗?”
“小人当然知道,京城里仲大人可是与咱老爷齐名的人物,虽中榜年岁比老爷当年大,可他是本朝二十年来唯一一个连中三元的人,得陛下青眼,又有老爷提拔,六年里平步青云,何人敢小瞧了他。”
“就这些?没了?”
“公子你还想知道什么?”
“你说的这些,小孩子都知道,有没有什么别的?”
“这……我倒是听过一些别的,可都是闲言碎语算不得数。”
“无妨你说,我权当听乐了。”
“好吧,这仲大人公子你也见过。他行为周全,相貌端正,虽出身贫寒,但有陛下青睐在,前途无量啊。所以在仲大人入仕后,有不少人看中他的潜力,何况他还未娶正室,上门的媒人是一波接一波,他却全以功名未成给婉拒了。一直到现在仲大人都未娶妻,而且也没见传出过什么风流韵事,有人猜啊,仲大人可能有隐疾。”
“隐疾?”孟章愣了一会儿,待反应过来,脸上微微发烫,“这种话也拿我面前胡说。”
“公子你自己让说的。”
“哎呀行了,走吧走吧。”

孟章把人赶出去,又忍不住琢磨起来,就是,仲堃仪都这么大了,身边连个人都没,不会真有什么隐疾吧。



君子好逑(四国官配,主仲孟)


喜剧,私设在一国,人物直接用剧里名了,大家别纠结,来开开心心谈恋爱啊~

上周一直考试没更,这次一起更了,大家元旦快乐!




仲堃仪走在一条小道上,四周雾蒙蒙的,他并不知道自己在寻找什么,可心中似有指引般脚步不停。仲堃仪走了一阵,前方出现一凉亭,亭中隐约坐一人影,他心中突然涌出一股迫切的期望,要到那人身边去,要抱住那人。仲堃仪向凉亭走去,越靠近走的越慢,人影逐渐清晰,小小的一个坐在那里,披着墨绿的斗篷,印衬出纤细的身形。仲堃仪从背后抱住那人,下巴压在他脑袋上,两人便静静的抱着。良久,一声“夫君”打断了沉默,仲堃仪松开手,把人转过来面向自己,抬起他的下巴,对上一双灿若星辰的眸子。

早朝的路上,仲堃仪还在愣神,公孙钤见了,不由问道
“仲兄,可是昨日招待不周,没有睡好?”
“昨夜的酒极好,许是我喝多了,早起有些晕。”
“那仲兄再歇一会儿,车还需行一段。”
仲堃仪合眼靠在车壁上,想着昨夜的梦。梦中之人分明就是孟章,可怎么想也不该是孟章,两人见面的次数都数得出来,况且自己从未对他起过这种心思……
记忆中第一次相见,应是四年前。彼时仲堃仪入仕两年多,年前升任了延尉,此次升迁正是公孙钤推举的,仲堃仪也正式拜入公孙门下。
大年初六,仲堃仪前去公孙府上拜年,这便是仲堃仪和孟章的第一次相见。

“公孙兄,恭贺新禧。”
“仲兄,恭贺新禧。”
两人让了座,请过茶,一阵寒暄
“公孙兄,愚弟略备薄礼,还望笑纳。”
“这不妥啊,仲兄”
“诶,公孙兄放心,在下明白的。这只是年前把家里人从天枢接来时,带的一些特产,祖上擅于酿酒,这次也备了几坛。”
“这……”公孙钤还在犹豫,凌光轻轻用手肘撞了他下,公孙会意,不再推脱收下了,这番小动作被仲堃仪尽收眼底,心下一转又说道
“本家酿的酒在我们当地也是略有薄名,听闻公孙兄是天璇人,天璇与天枢相连,可曾听过天枢仲家?此次拿来的是我们自饮酒,如若喜欢只管派人到我府上来取。”
公孙钤道了谢,却让凌光把三子喊出来。不一会儿三人来到前厅,公孙钤挨个跟仲堃仪介绍,一一行了礼,让两个小的回去,把蹇宾留下聊了几句。那时的孟章才十二三吧,仲堃仪也未曾留意其模样,隐约记得穿了件鹅黄色的绣袍,看着很是稚嫩。

第二次相见,是在蹇宾和齐之侃的婚礼上,关于这门亲事,当时在城中可传了不少风言风语。毕竟蹇宾相貌不凡,又出身名门,作为公孙府的大公子,从小被严格要求,才情也是一等一的,虽然性情急躁易怒,但还是追求者众多。蹇宾眼光甚高,这些年来求亲的公子哥都被拒了,最终他却和一不知名的小人物成了亲,这可让大家议论纷纷,从私定终身到欺负老实人,各种版本的猜想纷至沓来。好在顾忌公孙家的颜面,话都是私下说说,没传到公孙钤面前,直到齐之侃当上了北军胡骑校尉,风向才转变为公孙钤慧眼如炬。
芙蓉将绽,煎饼和齐之侃的吉日也快到了。大婚当日,仲堃仪一早便来公孙府凑热闹,公孙和他闲聊了几句又去忙了,凌光也是忙的停不下来,想着仲堃仪这小半年也和蹇宾挺熟的了,便打发他去看看这对新人。鉴于齐之侃父母双亡,吃住本都在公孙府上,迎亲等等步骤都省去了,两人待宾客到齐便直接拜堂,现下应是在各自房中准备。仲堃仪先去找了蹇宾,到了房中却发现没人,问了小厮才知去蹇宾找齐之侃了,仲堃仪不由暗暗扶额,又跑去齐之侃那,刚想敲门就听到蹇宾说,
“小齐你怎么还没换喜服,我来帮你换吧。”
仲堃仪放下手默默转身走了,在府里闲逛了一阵被公孙钤逮到,抓去前面监察礼单。拜完堂闹过洞房,仲堃仪又被嘱咐看着齐之侃,以防他被不服之人套路到,要是今晚齐之侃醉熏熏的进洞房,估计蹇宾能气到炸屋。等齐之侃进了洞房,仲堃仪才闲下来,坐到的没人的桌子边,悠闲的吃点酒菜,吃了两口发觉有人来自己身边坐下,扭头见是一小公子,穿着柳绿色的薄衫,脸颊红润,正一动不动的盯着自己。仲堃仪微微一笑,开口道
“请问公子是?”
“仲大人好,我是公孙家的三公子孟章。”
伴着清脆悦耳的声音,仲堃仪迅速把人上下扫视了一遍,看起来是真的,心中暗自猜想,问道
“小公子有什么事吗?”
“也没什么,就是来看看你。”
“来看我?”仲堃仪不解。
“我告诉你个秘密啊,你自己听完不要外传。”
“好,我保证。”仲堃仪有些好笑的看着眼前这个神秘兮兮的小公子,点头答应他。
“其实……父亲本是想撮合你和大哥的。”
“什么?!”仲堃仪一惊,又一想,难怪自己来公孙府里找他时,总推脱有事,先让蹇宾招待自己,可蹇宾就没给过他好脸色,他俩从一开始就是互相嫌弃。
“我听他们提你好多次了,所以今天来看看你。”
“哦?他们都说我什么了。”
“还能有什么,父亲一直在夸你,说你青年才俊,心怀大志,还性情温和,跟大哥很相配。大哥倒是一直嫌你笑面虎……”
仲堃仪腹诽,好你个蹇宾还说我,你自己天天暴躁的很,一句话不对就甩脸走人,我还没嫌弃你呢,接着就听
“我听的好奇,想来看看你到底是怎样的人。”
“那你现在觉得我如何?”
“就…长的不错?……好像没大哥说的那么不好,也没父亲说的那么好。”
仲堃仪失笑,这孟章真是年龄小,倒天真烂漫挺敢说,公孙兄也没教教,什么都往外说,谁要有心套话都省了。
这第二次相见,孟章也没给仲堃仪留下什么特殊印象,虽长高了些许,但只是个活泼的小孩子罢了。

两人之后的再见,不过是佳节问候,或街上府中偶遇,更无独处之时,虽一年就见个七八面,但孟章也算是仲堃仪看着长起来的。

仲堃仪走上朝堂还在想,怎么做了那样的梦呢。







公孙:本来我家的白菜是想让你拱一颗的,但没让你拱最嫩的那颗!!!


君子好逑(四国官配,主仲孟)


喜剧,私设在一国,人物直接用剧里名了,大家别纠结,来开开心的谈恋爱啊



“仲大人好”
清脆的嗓音唤回了仲堃仪,那人对他一行礼,面孔完全显露出来,仲堃仪认出这是公孙的幺儿——孟章。
“原是小公子,敢问致远亭怎么走?”
“花园复杂,我来带路吧。”

孟章见要到了,一边回头一边说,
“仲大人,拐过弯去就是了。”
却看到仲堃仪不知为何落了几步,听到他的声音大步走来,饮多了酒,仲堃仪走姿不再标准,却别是自在潇洒的样子,两步立到孟章面前,让他心头一紧,连忙转过身继续走。

公孙钤见仲堃仪和孟章一起过来,问道

“仲兄怎和小儿一起过来?”

“说来惭愧啊,在下迷了路,正巧碰到小公子赏月,便请他带路。”
“哈哈我家花园有这么绕吗?仲兄聪慧过人居然迷路了。”
“公孙兄家的花园设计精巧,夜色暗沉难保不会迷路啊哈哈哈哈。”
公孙钤看看在旁边安静听着的孟章,皱了皱眉,
“夜深了,章儿你穿的薄,早点回房吧。”
孟章行了礼,回身不过几步,听到谈及自己,心中好奇,绕到灌木后面听他们在说什么。
“公孙兄,令郎身体不好?”
“只是体弱,倒也没生过大病。”
“身形是有些单薄,多大了?”
“也有十七了。”
“没人求亲吗?怎么还在府上?”
“唉,你也知道,吾儿都有主意的很。宾儿挑来挑去,找了个比自己小的,弱冠之年才成亲,而容儿现在都二十一了,却连心仪之人也没有。有这俩做样子,章儿也是拒了这个拒那个,再说章儿乖巧体贴,我们也舍不得,多留几年也好。”
“哈哈公孙兄别急,等缘分到了,就快的你不愿意了。”
“那还是晚点吧。好了不说这个了,前日里你提议的水利…………”

孟章听父亲感叹自己的亲事,在心里面腹诽,说的好听,明明拒绝的时候父亲也是赞同的。
四年前,大哥蹇宾跟随父亲秋猎时受了伤,被山间猎户齐之侃救下,当时大哥正因婚事跟家里闹别扭,便称腿脚不便不愿回去,也不知道是怎么说服的父亲,他竟同意了。后来两人朝夕相处看对了眼,蹇宾腿好后把齐之侃带回家,留在身边做了侍从,一年后两人成婚。齐之侃无亲人在世,相当于入赘,本该一起住在府中,可蹇宾嫌不方便非要出去住,公孙钤无法,便提出要求,等齐之侃取得官职,就允许他们搬出去。齐之侃武艺高强,索性参加了武举,一举夺冠,三年来也是步步高升,现任郎中令,这下想跟公孙家联姻的人更多了。
而孟章的二哥慕容离虽才貌双全,却是有名的冷美人,难以亲近,有意者不知被退走多少。等孟章到适龄后,许多人便把目标都放到了孟章身上,这样赶着来提亲的人,大多是指着攀上公孙家的关系,别说孟章拒绝了,就是孟章同意,公孙也不会同意。

孟章这一走神,再听,话题已经跑远,便回房睡下。



公孙别急,快的很(⁎⁍̴̛ᴗ⁍̴̛⁎)

【仲孟】君子好逑(四国官配,喜剧)


喜剧,私设在一个国家,直接用剧里名字了,大家别纠结,来开开心心谈恋爱啊





尘世有国,名曰钧天。
钧天有位举世闻名的人物——公孙钤,君子端方,温文尔雅,乃当朝副相,与夫人陵光育有三子,故事由此展开。


早朝

“丞相告老还乡,朕思虑许久,决定由公孙副相接任。副相一职由仲爱卿接任,至于延尉……一职,你俩下去拟好人选,递个折子上来。退朝吧”
“退朝——”
眼见皇帝走出大殿,公孙钤和仲堃仪身边霎时围成一圈。
“恭喜仲大人”“恭喜公孙大人”“恭喜恭喜”“恭喜公孙大人”
等应付完同僚,二人慢悠悠的并肩而出,公孙钤开口道,
“恭喜仲兄,今夜赏脸来吾府上一聚?共贺一番。”
“恭敬不如从命,有劳公孙兄了。”


华灯初上, 仲堃仪如约而至,二人举杯共庆,畅谈所想。

几年前仲堃仪初入朝堂时锋芒毕露,面对政事往往直言不晦,为民为国之心被公孙所赏识,虽差着十来岁,二人仍迅速结为好友,几年下来,仲堃仪愈加圆滑世故,可两人友谊不改更引为知己。酒至酣处,月色柔柔的洒下,二人逐渐谈及风月。
“仲兄如今官居副相,可谓事业有成,还不打算成家吗?再往上可是我的位置了。”
“公孙兄说笑了,只是暂未遇到有缘人。”
“得抓紧了,我在你这个年纪幺儿都有了。”
“哈哈哈比不得比不得,金榜题名,洞房花烛,公孙兄及冠前就已完成,真谓人生赢家啊”
“哈哈哈运气而已,若不是我与光儿两小无猜,早早定下婚约,也不知何时才能成婚。”
“此事急不得,来公孙兄,我敬你一杯沾沾运气。”
“那我就祝仲兄早日找到心仪之人,届时有何需求尽管找我。”
“哈哈好,请!”

公孙府的花园设计精巧,山石、花木构造出一个个独立空间,庆贺酒便摆在花园的致远亭中。仆从摆好酒菜被挥退,酒过三巡,仲堃仪告罪出恭,花园的路虽互通却也足够绕,风一吹,酒劲上头,回去的路上便迷了道。仲堃仪凭印象七拐八拐,一盏茶过去还是摸不对方向,他决定前往院落去寻仆从,走几步转过弯去,却是一清幽之处。
圆月高悬在暗沉的天穹,明亮的月光在地面投射出花木的疏影,只见一个模糊侧影端坐在石桌前,桌上摆着瓜果和点心,仲堃仪见他仰头观景,举止从容,猜应是公孙钤的麟儿,上前拱手道

“咳,公子好。”
人转过头来的一瞬间,仲堃仪对上他的眼眸,只觉得看到了漫天的星光。





感觉大家都能猜到公孙家的三个孩子是谁23333
公孙钤:仲堃仪!你自己算算比葱大多少!我拿你当兄弟,你掳我家葱!你良心不痛吗!
仲堃仪:不仅不痛还美滋滋👌
公孙钤:mmp

高一的脑洞,然后零零碎碎的把设定都补完,也写了一两章,高三忙就断了,现在大二了又翻出来,有缘再续吧